首页 > 公益

大山深处的无声合唱团

时间:2019-08-09 11:15:44 来源: 编辑: 浏览:

  无声合唱团合影。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李博和孩子们用手语交流。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谢洋摄

  2018年8月4日晚,无声合唱团在享有“中国音乐圣殿”之称的北京音乐厅舞台上演出。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张咏教孩子练习发音。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谢洋摄

  扫一扫 看视频

  扫一扫 看H5

  执笔: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谢洋

  视频编导:谢洋

  H5制作:中青融媒工作室

  文稿编辑:蒋韡薇

  ----------------

  跨越2629公里,一个奇妙的机缘,将来自首都北京的先锋艺术家、摇滚乐手,与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凌云县特殊教育学校的聋哑孩子联系起来,将大山深处无声的世界与律动的音乐有机融合。

  2018年8月4日晚,在曾享有“中国音乐圣殿”之称的北京音乐厅的舞台上,14名聋哑孩子用一个“啊”字唱出起伏错落的《无声三部曲》,全场观众瞬间被感动了。大家屏声静气,从迷茫到落泪,随着演唱击打节拍……演出结束,台下掌声雷动,人们将大写的赞送给这群将不可能变成可能的人。

  今年3月16日,这群孩子又登上中央电视台“经典咏流传”节目的舞台,每个孩子用自己独特的音高汇成一首特别的音乐《画无声》,将震撼和感动带给在场的嘉宾和无数电视机前的观众。

  这个由14名聋哑孩子组成的组合,有个特殊的名字“无声合唱团”。艺术家李博和张咏是合唱团的发起人,他们用6年多时间,打开了这群山区聋哑孩子通向外面世界的大门,也改变了很多人对聋哑人的认识,刷新了他们对音乐的理解。

  今年6月24日,百色市凌云县刚刚经历了新一轮暴雨,从县城中心穿过的澄碧河洪流滚滚。李博和张咏分别从北京和厦门来到凌云县特殊教育学校探望孩子们。

  此时,离他们赴央视演出已过去3个月,无声合唱团的孩子们,有的毕业后升学去了南宁,大部分孩子都回归到往昔平静的生活。即便遇上恶劣的天气,校园里依然充满了笑声和嬉闹声。

  李博是出生在北京胡同里的新锐画家。他少年成名,25岁获得法国巴黎皮尔卡丹艺术中心颁发的“最佳国外艺术家奖”;张咏曾是京城摇滚乐队“子曰乐队”的贝斯手。这两个生活在大都市的艺术青年,在做乐队的过程中对聋哑人的声音产生关注。

  一天,他们走在街上,突然听见一声叫喊,是一个聋哑人丢失东西后在慌乱中发出的。“那一声就把我们惊着了,那种源自生命本身、未加雕饰的声音那么干净纯粹,简直太棒了!”李博说,回去以后,他们一直想寻找这样的声音,采样用到音乐里。

  两人联系了几所特殊教育学校,但校方听说他们要寻找聋哑人的声音录下来,都表示无法理解。后来,在一个基金会朋友的帮助下,他们认识了当时担任凌云县特殊教育学校校长的周彩英。2013年5月,凭着信任,周校长接纳了他们的到来。

  “刚开始我们想得挺简单的,就是来这儿边玩、边画画、边录音,就当是外出采风。”李博说,事情远没有他们想象的顺利。在学校待了两周,没有一个聋哑孩子愿意配合他们发声。即便有老师在讲台上教,下面的孩子也总是用小拇指比出流汗的手势,表示自己不行,做不到。

  下课了,这些山里的孩子都躲着李博和张咏,没有一个孩子愿意和他们正面眼神交流。

  跟孩子相处的时间越久,李博和张咏越理解孩子们为什么不愿配合发声。“从他们的角度出发,从小周围的人就告诉他们,你是有残缺的。我相信没人愿意把自己的缺点展示出来,这其实是他们内心最脆弱的部分。”张咏说,他们觉得再坚持下去,对这些聋哑孩子有点太残忍,便决定撤了,不再“折磨”孩子们。

  正当他们准备跟周校长道别时,4岁多的杨微微突然跑过来,拉着李博和张咏的手,发出了“啊”的一声。

  他们当时就愣住了,李博的脑子一片空白,觉得这一声“好像是从心里穿过去的”,让他们知道这两个星期的工作没有白做,这些聋哑孩子们终于一点点相信自己也可以发声了,而且这个声音是好听的。每次提起当时那一幕,李博都会激动得双眼发红。

  在他们看来,孩子们的自信刚被唤醒,如果这个时候离开,无疑是不负责任的。他们把准备道别的话咽了回去,回到宾馆想了3天,决定不再做声音采样,而是组建一个无声合唱团。那个勇敢的小姑娘杨微微,后来成为无声合唱团年龄最小的成员。

  一首合唱歌曲往往由好几个声部组成,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普通人要一张口就唱出标准音非常困难,要让生活在无声世界里的孩子们做到这一点,更是难上加难。

  “他们不知道声音是什么,所以不会讲话。其实他们的声带都没有问题。”张咏说,这些孩子因为很少用舌头,时间长了就变得不灵敏,需要通过训练,让他们知道发出某个音高的位置在哪里,口形是怎样的,该如何使用气息。

  他们给孩子们买雪糕吃,观察到有的孩子吃完后还会把雪糕棍含在嘴里,便想到借助雪糕棍来帮助孩子训练压舌头,让他们懂得音和音的不同。为了让孩子们感受到气息的流动,他们又想出吹气球、吹纸条的办法。

  帮助聋哑孩子们发出标准的音高是最难的挑战之一。为此,他们动用了专业校音器。孩子们在学校的舞蹈室里,一边发声,一边观察着校音器上跳动的指针。经过无数次重复练习,孩子们才能形成对每个音高的肌肉记忆。

  在周彩英的印象中,每年五六月,李博和张咏都会像候鸟一样定期来学校教学。他们还不断地发动身边搞音乐的朋友加入教学队伍。合唱团训练的经费、艺术家在凌云县的吃住费用、路费都由他们自己承担。

  时常有人问李博和张咏,花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让这些聋哑孩子投入到并不擅长的领域,值得吗?李博每次都愤然反击:“凭什么认为他们不擅长?”

  在李博看来,这些生活在无声世界里的孩子们,会用震动、用气息感知声音,会用时间的流动体会节奏,会用每一寸肌肤去觉察空气的流动,“这都不是我们能想象的,不要用我们的标准去揣测别人”。

  李博特意为无声合唱团设计了一组Logo印在团服上:被“砍头”的高音符号,被绳子系住“上吊”的低音符号……“这些符号代表一种态度,就是聋哑孩子理解的声音、音乐和我们理解的是不一样的,在他们的世界,我们的音乐全死了,音乐在他们那儿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表达。”

  2017年5月21日,是第27个全国助残日,也是无声合唱团第一次走出校园登台演出的日子。

  在这个山区县城的舞台上,聋哑孩子们的表演,引发了不同的反应:有的观众听不懂,感到不太理解;但更多的人却被这短短几分钟的演唱所打动,甚至听哭了。

  “那次演出结束后,我感触特别深,他们的表现完全颠覆了我们这个小县城的人们对聋哑孩子的印象。”作为校长,周彩英感到特别自豪,虽然这些孩子生来带有这样或那样的缺陷,但通过老师和他们自己的努力,一样可以绽放出生命的光彩。

  在校园里,聋哑孩子的个性特点常常表现得非常突出——喜欢就干,不喜欢就发脾气,会闹或表现出抵触情绪,但经历了这次演出,孩子们在之后的训练中,变得更加自信、更加配合,很少出现情绪化的行为。

  每次去凌云县特殊教育学校,远远就能看到有孩子靠在大门上,探着小脑袋往外张望。这扇上着锁的铁门,把学校里的残障孩子和外面的世界隔开。经常往返于这所学校,李博对这扇门有特殊的感受:“这是分隔两个世界的一扇大门,大门里面也许是这些孩子一生中最幸福快乐的几年,在门外他们就会特别不自在,他们以后出去了该怎么办?”

  2017年11月,李博和张咏作出一个冒险的决定。为了兑现对孩子们的承诺,他们要带着无声合唱团的孩子们出一趟远门,带他们第一次坐飞机、第一次去游乐园、第一次去海边,去参加第六届厦门龙舟唱晚音乐节。

  “带这么多孩子出去,肯定要考虑到很多安全上的风险。”时任校长周彩英全程陪同参与了这次“冒险”。她觉得,孩子们辛苦付出了这么长时间,他们中有的人毕业后无法升上高一级的学校,有的没有机会去到那么远的地方,这也许是孩子能走出学校、走出小山村的最后一次机会,干嘛不去呢?

  无声合唱团在厦门的演出大获成功,也引起了更多人的关注。2018年4月,他们受邀前往北京音乐厅演出,之后又通过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为全国所知。

  从北京回来后,村民们对这些有缺陷的孩子刮目相看,原本自卑的孩子们也变得越来越阳光活泼。

  13岁的任秋露2018年4月才加入无声合唱团,是加入最晚的一个孩子。这个刚进学校时的“爱哭鬼”,现在看到陌生人也会主动打招呼并露出自信的微笑。

  任秋露3岁时被检查出患有感应性耳聋。她有时听得见,有时一点也听不见。发现自己跟别人不同后,她变得不愿与人交流,回到家便坐在电视机前,还常常跟弟弟妹妹为了争夺电视遥控器打架。加入合唱团后,她放假回家,每天坚持练声两个小时。去北京演出时,秋露还学着照顾同屋的杨微微,到哪里都拉着她的手。

  任秋露的妈妈申树根从电视上看到女儿的演出,很感慨也很自豪。她表示,虽然秋露识字不多,但以后的日子还是要靠她自己。“她喜欢音乐舞蹈的话,我们肯定支持她”。

  无声合唱团在很多孩子的心中播下了梦想的种子,16岁的杨晓霏当初只是为了快乐地唱歌加入合唱团,父母知道后鼓励她要坚持不要放弃。这几年,她在合唱团里找到了快乐享受音乐的感觉。毕业后,她打算努力走自己的路。15岁的罗安强也马上要毕业,他梦想着将来好好学门技术,找份工作,孝敬爸妈。

  比起孩子们的变化,张咏觉得孩子们给他带来的收获更多。和孩子们在一起,无论是艺术上还是音乐上他都得到很多启发。他常常思考:音乐到底是什么,是完美的音符旋律还是背后的东西?孩子们的声音确实不那么完美,节奏也不是特别准,但这种原始的东西确实能够震撼人心。“我觉得音乐应该打破常规的规律,多从内心去寻找,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

  在李博看来,他们坚持做无声合唱团,就是希望孩子们能通过这个载体得到更多的尊重和理解。“这并不是怜悯,也不是慈善,我们就是开开心心地和孩子在一起玩,在这里我们得到了很多快乐。如果说未来有什么计划,那就是希望能让他们更快乐一点,看见更大的世界”。

  (实习生钟坤燕、刘彦君对本文亦有贡献)

  来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阅读

  人民网北京8月8日电 (记者张桂贵、初梓瑞)猪肉是重要的“菜篮子”产品,其价格涨跌也备受消费者关注。近期有消费者向人民网反映北京市场的猪肉价格连续看涨[详细]
  “不要把自己当成宝,要把自己当成草,当成悬崖峭壁上的那一丛骄傲的草。该摔打摔打自己了。”这是东北财经大学网络信息管理中心教师吕洪良分享自强奋斗经历时[详细]
  因为学校没有相关课程,家有10岁男孩的蓝夜女士,在孩子三年级时买来了这套《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孩子很快就看完了对应年级应该看的几册,[详细]
  米成俊在公益活动现场。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第一次去看望张晓庆那天,天色有点暗,病房的日光灯亮着,小姑娘脸色显得愈加苍白。她蜷在病床的一角,腿上裹着[详细]
  无声合唱团合影。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李博和孩子们用手语交流。中国青年报·中国青年网记者 谢洋摄   2018年8月4日晚,无声合唱团在享有“中国音乐圣殿[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