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侠路相逢》:一次脱缰叙事的“罪与罚”

时间:2019-10-20 10:39:19 来源: 编辑: 浏览:
原标题:《侠路相逢》:一次脱缰叙事的“罪与罚”

《侠路相逢》

由邵亚峰执导,姜武、邵兵、姚娆主演的犯罪题材电影《侠路相逢》已于10月18日上映。这部2018年就曾在上海电影节展映的电影至截稿时票房仅为37万。

这是导演邵亚峰执导的第一部电影作品,剧本中有着他特有的构思:将武侠概念融入警匪题材电影中,既有武侠片的精神,又有西部片的气质。但是在不及格的镜头语言和脱缰式的导演叙事掌控力之下,这些构思的呈现全都是不知所云。

故事

题材常见,完成度差

电影《侠路相逢》从邵兵饰演的蒋汉追捕盗卖玉器的犯罪团伙说起,在追捕过程中蒋汉发现这伙人与二十多年前改变自己命运的一伙匪徒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二十年前殉职的兄弟的女儿薇薇却似乎与这个犯罪团伙交织在一起。这类复仇题材常见于经典警匪类型片,无论是剧情还是人设都有着成熟的创作规律。片中严格遵循了这一叙事框架和人物构思,从AB故事线到闪回段落的穿插都有展现。但故事完成度差,叙事技巧并没有为影片加分,反而在观影之初给观众带来了不少疑惑。宣传过程中导演强调“以黄河为背景,让黄河风景也成为主角之一参与叙事,将侠的精神融入到故事中”,但结果是难以融景入戏。

人设

看到的是演员,而不是角色

导演曾在上影节表示,三个主角的关系很像《神雕侠侣》,女主角薇薇是当代女版杨过,蒋汉是郭靖,秦晋是欧阳锋……但是影片中并没有令观众感到角色与这些经典人设的“互动”或“致敬”。

片中无论是邵兵饰演的警察蒋汉还是姜武饰演的文物大盗秦晋,都有着各自过去曾塑造角色的影子,甚至在银幕上展示的是观众最熟悉的演员本身的性格,而非片中的角色性格。

演技

角色设定空泛,缺乏深入情感

邵兵饰演的忍辱负重多年的警察蒋汉,被误杀战友的流言蜚语缠绕了20多年,观众所能看到的,却只是他不苟言笑的样子,除了表面上很“硬汉”,看不到有展示内心戏细节,几乎没有性格展现,角色形象扁平空泛,人设如同“硬焊”。

而姜武饰演的悍匪大盗秦晋拷贝一些经典影片中高智商、高情商、心狠手辣、出手大方等同质化特点,整体表现上除了意味深长的面部特写镜头,也缺乏更加深入的性格塑造。从经典武侠小说中取得人物性格的灵感或许是一个好的思路,但是怎样抓住精神内核融入到自己的类型片中,显然没有做到位。

几个始终处在情与理纠结之中的主要人物也并未演出剧本预期中的侠骨柔情,反而在歌舞厅和夜总会的戏份中不断增加油腻感。姚娆饰演的薇薇对蒋汉有着爱慕之情,却始终对于父亲当年的死亡真相充满疑惑。这类人物复杂的内心需要高超的演技衬托,但片中的青年演员没有表演只有台词,禁不住镜头的考验。尤其警匪戏需要的心理对峙,因为演技的缺失完全看不出来效果。同时警察势必俊朗正义、交易一定要戴着帽子遮住五官等等脸谱化的造型,都是人物不够扎实的表现。

台词

“话痨”撑戏,叙事效率低

电影一开场酒吧的戏份,就用台词交代了角色的经历,而在其后的整部电影中,几乎没有镜头语言,全部依靠台词来“生拽”叙事,包括了内心独白,角色之间的对话、打电话,利用画外音讲故事等,几乎所有人物都不是依靠戏份展现在观众面前,而是以朗诵的形式将人物小传朗诵给观众听。

电影中有很多场为了营造温馨的氛围而设置的功能性文戏。比如生日送化妆品,小女孩关于爸爸的回忆等,原本是展现人物内心的最佳时机,但是这些文戏段落都充斥着太多无用的台词,在琐碎的“话痨”对话中无法传递出情感和信息量,且节奏失衡,叙事效率低。

剪辑

混乱无序,观感差

作为警匪题材的犯罪片,追车戏份占据了片中的重要篇幅。这些追车戏份丝毫没有镜头感,只依靠紧张的音乐和演员严肃凝重的表情来展现,呈现出视觉上的无序、混乱,剪辑功力的欠缺。

同时过于冗长又相似的追车戏丝毫对叙事和紧张氛围没有推进作用,据悉本片几场主要动作戏平均镜头长度只有2.4秒,观众在无层次、无区别,凌乱晃动的追车镜头中只会渐渐感觉到厌烦甚至生理不适发晕。

为了展现出晋陕大峡谷的风貌和追车戏的紧张感,片中出现了很多航拍的大全景,这些大全景没有构图没有设计,丝毫感受不到风景的美和灵气。且常常出现特写镜头接大全景镜头,镜头回拉跳轴,相同景别构图之间剪辑等低级错误。

类型

粗制滥造,质感低廉

影片中充斥着大量刻意且失败的类型片设定细节。比如姜武看《罪与罚》、打乒乓球等,看似呼应主题展现人物性格,但给观众的感觉只有脱离影片,和导演自己对于掉书袋的洋洋自得。特别是为了让观众明白剧本与《罪与罚》的关联,还要依靠画外音来朗诵主题,完全没有与影片本身的主题进行融合。而拿着只读了一半的《罪与罚》研究犯罪心理学,更是业余到可笑。

最粗制滥造逻辑不通的是最后的关键大战戏份,作为警匪片中的重头戏,过于明显的借位和假打质感低廉,仅凭着小时候玩水枪的经验,女主角就可以在关键时刻开枪,充分显示了主创团队对待类型电影的非专业水准。

同时被滥用的类型片元素还有音乐。几乎每一场戏都需要依靠配乐的铺垫来营造出不同的氛围,紧张的、温情的,甚至只是为了弥补干瘪无趣的对话之间的间隙。与此同时是声音与画面的多处不对位,后期配音与演员口型不一致,这些瑕疵更增加了影片的粗制滥造感。

相关阅读

原标题:长江三峡网络音乐节聚焦行业热点 记者昨天获悉,2019年长江三峡网络音乐节将于12月21日在重庆市忠县举行。本次音乐节由中国大众音乐协会等主办,以“音乐不[详细]
原标题:演技类节目折射影视圈困境:互捧太多,演员难红 自从《演员的诞生》把演员拉到竞技场上,演技类综艺也开始走红,并在今年迎来井喷。《演员请就位》《我就是[详细]
原标题:亚洲微电影艺术节:4000余件中外佳作角逐“金海棠奖” 7日晚,第七届亚洲微电影艺术节“金海棠奖”颁奖晚会在“世界佤乡”云南省临沧市举行。《七点五十》[详细]
原标题:这回,熊大熊二光头强闯进“新世界” “熊出没”系列第七部电影《熊出没·狂野大陆》,近日正式官宣定档2020年大年初一。同时,影片还曝光了全新海报,熊大熊[详细]
原标题:第28届 金鸡百花电影节相约厦门 第28届金鸡百花电影节将于11月19日至23日在福建厦门市举办,近日首批影展片单揭晓,《南方车站的聚会》《春江水暖》《第一次[详细]